菜莱

墙头号,随风倒'

主产——全高,双玄,茂灵。

顺便分享生活

摘下星星,gay你

准备以后拿电脑搞四(?)个钥匙扣(很菜)

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出来

/思考


就当大号快100of粉福


【究惑】金屋

快来康康我……!


噤声/8.30挺尸:



*【设定目前保个密】往下看吧/被打




*灵感源自:一身转战三千里,一剑曾当百万师。




*古代pa/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【算是一直想写吧!】




*我写的好烂/捂脸










【架空设定,无标准的时代参考/避雷注意】

















不夜城的灯火夜色,在一片火光之中徐徐落下帷幕






被盟军反咬一口,加速了这个可怜国家的灭亡。




山河陷落,江湖重新又进入了一朝更迭。





游惑对于各种前朝的八卦灭亡之后的遗孤去向,国库里残存的万贯珠宝不感兴趣。




他的生活一出生就充满了不知名的各种无能为力,说是剑师就是个挂着续命的噱头,让他杀人都显得冠冕堂皇






他闭着双眼静默的靠在树上,粗糙的剑柄在他的手里冷的冻的发冷。他似乎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悠闲




他感觉身边有股鼻息喷在他的耳垂。对于习惯了冷的人,这着实有点难受。




“谁!”谁字未出口,条件性反射的下意识拔剑出鞘。





游惑才发现他的声音哑的厉害





听见有人慵懒的嗓音穿过晌午阳光的微尘,轻飘飘的传过来:“哪有人一见面就给人来一剑的?”





他猝然睁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破烂的的秦究,好歹不至于脏的连脸都看不清。




那人从腰间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羊皮睡袋




“补补?”






游惑十分不理解这人的脑回路,也不担心别人怀疑这水下了药。直接往人手里送,大概就算是初级杀手也不至于这么不高明






他清了清嗓子,用质地清冷的声音的说:“不必了,您留给你自己就好了”随即转身就走。江湖之中的怪人自然是很多,不理解归不理解不至于纠缠。






*****






秦究看着游惑渐行渐远的背影,嘴角逐渐浮现起一丝笑意:“许久不见,甚是想念”随即从口袋里取出一张

被折的方方正正的薄宣纸







明显是贴这里衣放置,四角被长期磨损出许多。秦究十分小心翼翼展开——那是一张前朝巡捕司总司的画像。






“游惑”身穿黑色圆领的朝服,瘦削的手捧着洁白的玉圭。静静的目光透过画纸“看着”他,眼里是一望无际的静默以及荒原。








那天,他坐在战马上。身后是不夜城的城口,城门上站着的是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







那场所谓“小规模”的讨伐,只他一人送行。其实只不过是皇帝老头为了安顿自己的皇位,讨伐自己的手足施的“障眼法”






“主司大人,后会有期”





秋风乍气,吹落了一树梧桐叶。世事无常,他们终究不能相安




******




夜色,月光发出凄惨的光,照出一片孤寒

游惑正在用手里沾过血的短匕,漫不经心的削这手里的苹果。




果然,正常人的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果然不适合他这种……刀间舔血昼伏夜出的人。





“于闻?”他朝着黑暗的地方撇了一眼,远处一个身形中等,额头有一条淡淡的疤。






论说是怎么弄得,他却也什么都说不出。




大概这是一段长事了。




于闻眸里点点的光亮,不知是不是庆幸他们这一天又活下去了。






“表哥!我爸叫咱俩回家吃饭”那小子把声音拉的老长,好像生怕他不知道似的





游惑下意识把自己手里拿着的那张悬赏令塞进袖口。做的如此干脆,仿佛曾经干过了无数遍所积累下的经验。




“这些东西,不是他们所承受的”






******




秦究靠在客栈侧角的角落,黑暗笼罩着他整个人,褪去平日里伪装的邋里邋遢。





整个人都显得成熟阴沉万分。





“我……让这里整个都变了。”




“包括我曾经最喜欢的人——”






远处仍是万家灯火,却不再有一盏独属于他




******





游惑抬手灭了书房的烛灯,越晚总是让人静下来。




他与这个世界越来越格格不入。




罢了,潮起潮落,她都只是个不入流的剑师。换句话说•就是个不入流的刺客,左右彷徨。






仔细想想牵挂仍是太多





耳边那人慵懒的声音传来:“哪有人一上来就给人一剑”




想梦魇一样



【究惑《灯火映人间》中秋24h 3:00】绕心而行

我试了一下😭应该没什么问题了


垃圾回收处/8.30沉尸:

*包含大量槽点,巨雷草率烂尾,重度ooc警告


*非常感谢各位太太带我这个菜鸡玩😭


*建于不了解文梗戳 @鸡崽太菜了 的主页,会同一时间放出


【8K意识流】



长篇《怪诞》


1


2


3【尾声】


短篇《夜归人》


无脑短篇

部分文梗的透露
暂时置顶一个月左右吧

以及文中那一句对于孤独二字的阐述是,属于《阳光劫匪》之中的改编

莫名其妙就感觉他们应该互相喜欢,大概是看对眼了吧

仔细想一想,虐文确实不易,好糖也不好写。

这个属于,8k文ooc崩坏预警 @垃圾回收处 点这里看中秋3:00究惑的中秋文
【感谢为我提供文梗的小可爱】

中秋节

希望各位磕糖磕到爆谢谢

感谢小姐妹晚上给我把字P上去

(≧ω≦)
其实p4是用心画的精髓

指绘手疼

一个恶趣味脑洞

老番茄毕业快乐

给自己画上了完美句号!!!

感谢从16年至19

感谢带给我们欢乐!!

复旦之花
上财之光!!!

emmm,我说不出来了(头禿)

我好了>o<>o<>o<

指绘手疼

祝贺老番茄毕业了\(☆o☆)/【我的速度太慢了】

第二张去字了,各位随意取

跪了

【考官A个人向】灯花诡计

*全球高考真好,我爱死他们了\(☆o☆)/

*大考前来产粮/瑟瑟发抖



他双手捧着小小的一朵格桑花,监考区鲜有明艳的生命力撑持。


把它种在小别墅的花园里,迎着干冷的天闪耀夺目。倒是平添了几分活人的气味


考官A怎么会养花呢?

他扯了扯领带,似乎有些不耐烦。



被无时无刻附加的窥视感,在这一刻尤为明显


他又面无表情的准备,把它挖出来埋了

又顿住了



这就好像似乎“有力”证明,自己是一个有人情味食人间烟火的人。



他不是怪物。



系统的警告总是在响,有时十分的滑稽。



似乎都是在他眼前渐渐浮现某人的样子——

伤口慢慢就成了疤,后来就只剩下红痕

好像有人啃着轻吻着,想要留下印记一般




他向来守时,今天是吸纳新监考官的日子。他不能缺席



初代监考官正襟危坐在会议室,外面黑压压的一群人。


“A!”


高齐在远处兴冲冲的叫他,奋力的挥了挥手。这人颇有中年发福意味。该提醒他好好运动了

他心里如是说


但又马上打消,算了——

有些事,顺其自然吧……反正——




Z在一旁翻着预备监考官名册,似乎在找什么人。

他仿佛早就依旧烂熟于心的名字


但当他企图想去问她想要找的人是不是“他”的时候,这种念头几乎是无法遏制的。



他的话在嘴里面翻来覆去至始至终也说不出来:他还是在系统外面的好


不然受伤害病了怎么办?


大名鼎鼎的考官A给自己想了很多,可以拒绝以后“他”要加入监考官行列


但随之而来又被各种的自我否定



“他那么聪明”

“有点拼命”

“有点疯,……不对很疯”

“他应该会记起来,然后回到这里。”

“无论用什么办法”

大考官心里如是说



他一直在想:是我高估了自己,但一方面又自我安慰没事——反正我不同意吸纳他


说着他拿起文件夹,略显沉默用“挑剔”的眼光看着桌上的那眉眼清秀的一张张照片

要是他全部拒绝会怎么样?

——他们就会回去了吗?

——还是继续变为考生

——又或者被系统去除


大考官眉头紧锁,这似乎是一个困难的问题